美国伊朗 伊朗称一旦美国撕毁协议将迅速反应

91文库 2017-10-31 01:40:17

  美东时间9月19日,继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“首秀”中发表对伊朗的强硬言论后,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当天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进一步表态称,“如果要美国继续执行伊核问题全面协议,就必须对其进行修改。”美国高层近期就伊核协议轮番发声批评,再度引发国际社会对伊朗核问题前景的担忧。

  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是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(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俄罗斯、中国和德国)于2015年7月达成。根据协议,伊朗承诺限制其核武器发展,换取国际社会解除对其制裁。但协议中被称为“日落条款”的部分仅规定:在10年内,伊朗最多只能使用5060部提炼浓缩铀的老旧离心机;至少15年内,伊朗拥有的低浓缩铀库存将会削减98%,从10000公斤减至300公斤,且不得以位于福尔多的铀浓缩工厂进行浓缩铀的活动和研究,也不得储存任何可裂变物质。

  但伊核协议没有对限制期结束后的措施作出其他安排或约定。这意味着伊朗最快有可能在2025年后重启部分核计划。

  蒂勒森在9月19日的采访中指出,伊核协议中的“日落条款”尤为引发美方关切,并称“设置‘日落条款’根本不是明智的做法,它仅仅是再次拖延时间,将问题留到日后去解决。”

  对于特朗普屡番出言抨击奥巴马任内达成伊核协议,蒂勒森解释称,“(特朗普)总统对伊核协议的看法是,它并非一项足够严格的协议,它没有就减缓伊朗的核计划发挥足够作用。在现有协议下,让伊朗为其行为负责是很困难的。”

  蒂勒森将于美东时间9月20日参加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外长会议。该会议将审议伊核协议执行进展,并为协议的后续执行提供政治指引。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也将出席该会议。

  9月19日早些时候,特朗普在首次出席联合国大会发表演讲时,将伊朗称作“流氓政权”(rogue state),指责其干预也门、叙利亚局势,并称其专门输出“暴力、流血和混乱”。

  特朗普重申此前立场,称伊核协议是美国历史上签过的“最糟糕、最单边受益”的协议之一,“坦白来说,这是美国的耻辱”。他还表示,“我们不能让这个‘杀人政权’一边制造危险导弹,一边继续这些破坏稳定的行径。如果伊核协议只是在为伊朗最终完成核武器开发计划打掩护,我们就不能遵守它。”

  19日当天,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在接受该国半官方性质的法尔斯新闻社(Fars News Agency)采访时回应称,特朗普的发言“无耻”且“无知”,“他忽视了伊朗在反恐事业上的贡献。”

  扎里夫还在推特上继续回击道,特朗普无知的“仇恨言论”(hate speech)只属于“中世纪”,因此不值得回应,并称特朗普“对伊朗的虚假共情愚弄不了任何人”。

  目前,美国仍在评估其对伊朗及伊核协议的现有政策。特朗普上台后,曾要求行政部门每隔90天向国会提交报告,以评估伊朗是否履行伊核协议承诺。蒂勒森已在今年4月和7月两次向国会提交报告,均承认伊朗遵守了核协议。在10月15日之前,特朗普政府须向国会第三次提交报告,以再次确认伊朗是否履约。

  伊核协议的批评者希望,特朗普能宣布退出现有协议,并与伊朗进行重新谈判,从而达成一项新的、约束力更强的伊核问题协议。但该观点的反对者担忧,此举只会激怒伊朗,并为伊朗国内对西方强硬的保守派人士提供口实,令国际社会最终失去对伊朗核活动的管束。

  在9月19日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,特朗普的发言得到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积极回应。伊朗长期被以色列视为一大安全威胁。2015年伊核协议达成之初,内塔尼亚胡领导的以色列政府便对其反应消极,并曾多次批评国际社会对伊朗“让步太多”。

  内塔尼亚胡19日发言称,伊核协议不但没有对伊朗发展核计划制造障碍,相反还为其铺平了道路。“改变它,或取消它;修正它,或拒绝它。”他呼吁道,“拒绝这份协议,意味着恢复对伊朗的巨大压力,包括对其发起严厉制裁,直至伊朗的核武能力被完全废除。”

  同样作为伊核问题相关国家的领导人,法国总统马克龙则与特朗普立场迥异。他在9月19日的联大发言中评价称,伊核协议是一项很好的协议,是维系当前地区与国际和平的必要条件,“放弃它将是一项严重的错误,不尊重它则是不负责任的。”

  马克龙还表示,他理解美国政府在伊核问题上的种种担忧;但他认为,解决问题的办法并非否定和撕毁现有协议,而是就此开启一项旨在加大对伊朗核项目约束力度的谈判。

  在今年的联合国大会开幕前的一周内,美国和伊朗之间已就伊核问题多次开展口头交锋,双方相互指责对方未能遵守伊核协议中规定的责任。

  尽管负责监督伊核协议执行情况的国际原子能机构,此前已先后八次确认伊朗确实在履约;但蒂勒森9月17日接受CBS采访时仍表示,伊朗仅在“在技术层面上”遵守了伊核协议,至于伊朗支持也门、叙利亚境内什叶派民兵及试射弹道导弹等行为,仍破坏了地区与全球安全,因而可被视为违反了伊核协议的“精神”。

  分析人士指出,伊核协议的设计,并非用于解决美国与伊朗之间的每一个问题。参与伊核问题谈判的外交人员也曾表示,伊核协议仅将重点放在了约束伊朗的核计划方面,因为废除伊朗的核能力,是国际社会认定的优先事项。

  对于蒂勒森的言论,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9月17日发表演讲时回应称,是美国而非伊朗企图破坏伊核协议,但伊朗不会对美方的“霸凌”行为低头。他还在推特上给美国打上了“邪恶”的标签,并反复引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开国领袖霍梅尼的名言,“美国是大撒旦(魔鬼)。”

  刚在5月大选中获得连任的伊朗总统鲁哈尼,以持改革派与温和保守派立场着称。他在第一届总统任期内的最大成就,便是推动了2015年伊核协议的达成,由此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伊美关系。

  9月18日,鲁哈尼在接受CNN专访时提醒道,“退出伊核协议将为美国带来高昂的成本,我不认为美国人会愿意为那些对他们自身毫无用处的东西,付出如此高的代价。”鲁哈尼还表示,伊朗早已就美国一旦撕毁伊核协议的可能性做好充分准备,并强调“如果美国想要加剧紧张局势,它将看到伊朗迅速做出反应”。